老无所依的航运业

April 24, 2019

做出改变的第一步是承认改变的必要性,如果以此为标准,那海事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应该早已取得相当不错的进展。依据亚洲海事展 (Sea-Asia) 对数字化的高度关注来判断,数字化主题在船东心目中的位置高于监管和盈利能力。

这似乎有点本末倒置,但无论对错,技术都被吹捧为了合规方式及盈利的关键。海事 CEO 论坛以独特的顺序给与了此话题应有的位置,将技术加速器、领先船舶管理公司、无人船平台和业内领先的通信供应商集中起来,展开了大范围的探讨。

从根本上来讲,数字化进程可能仍然不够快,而且受到了类似问题的妨碍;这些问题包括挑战规模、缺乏合作以及四分五裂的供应商驱动方法等等。但勇敢无畏者,或者说志存高远者仍有理由保持积极心态,也依然面临众多机遇。

顺便说一下,在上周举行的 CMA 航运大会上,多家资金雄厚的高科技公司介绍了他们从初创公司到行业参与者的转变,不过他们解决的问题听上去十分类似。

航运业如何才能将数字化从梦想转变为现实?数字化转型是否对所有航运业从业者都是必要的?Wallem 首席执行官弗兰克·科尔斯 (Frank Coles) 主要运营技术主导型业务,他确信问题不在于稀缺,而是太过充裕。

“航运业的确需要变革,但变革的切入点应该是行政管理,而非船舶,也就是说要变革领导层。目前的现代化和以技术为驱动力的文化还不够浓厚,”他表示。“当前的状况是,很多人都在讨论四分五裂、彼此毫无关联的应用程序和工具,他们将这些应用程序和工具展示给因为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们而充满困惑且心存恐惧的人。这些应用程度和工具彼此无关,缺乏整体合作。”

One Sea 是一个推动 OEM 合作的平台,其目标是发展自动驾驶船舶技术,该平台生态系统负责人帕维·海柯拉 (Päivi Haikkola) 认为仅依靠开放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API) 不足以激发对合作的渴望。“必须承认,我们发现实际行动比理论探讨要困难得多,内部系统数量极多,大家害怕如果开放 IP,那他们的 IP 可能会消失。”

国际海事卫星组织 (Inmarsat Maritime) 对物联网展开了调查,发现 51% 的受访者“不知道”应该如何获取船舶的实时信息,该调查结果令公司总裁罗纳德·斯贝特奥 (Ronald Spithout) 倍感震惊,也进一步证明了我们仍处于数字化之旅的开端。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进展是船东能使用应用程序节省成本;这是航运业整体数字化水平的下限,只有最见多识广的舶管理者正在向下一个等级迈进,”他表示。(数字化领域)大多数组织的能力尚不达标,标准和平台四分五裂,不成体系。”

数字化在货物运输领域极具新意,到目前为止,航运业的数字化转型重点似乎在于节省小额资金,缺乏远大愿景。斯贝特奥也认为解决方案过多,他希望能看到一个以标准化方式交换应用程序和数据的切实平台。

“问题在于这是颠覆,而非创新,”科尔斯补充说。“我们努力寻求变革,但要实现目标难度很高。目前我们需要尽可能推行无纸化,但很多公司仍在一个办公室内同时使用 15 至 20 种不同的应用程序。我们希望实现自动化,但却在处理大量纸质文件;这种情况显然不对。”

Dhritiman Hui 为由 Techstars 驱动的 EPS MaritimeTech 加速器提供了高级航运经验,他表示部分问题与某个经济领域相关。“精通技术的青年创业家不会将航运业作为自己的目标,它犹环境中的杂音,并没有足够多的技术专家试图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他表示。当然也有例外,Flexport 就是“典型代表”,这家公司的估值超过了 Inmarsat,Hui 认为“未来 10 年左右情况将发生巨变,船东必须领先于变革潮流。”

但这种创业模式不一定是正确的,因为它重点关注彼此无关的问题,该模式专为短期回报设计,并未着眼于长期解决方案。Hui 指出,不同于金融科技或出行共享,青年创业家在这些领域只需数万名用户就能展开有限实验,“而航运业的创新事关巨型船舶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风险,外部人员很难进入航运业并展开实验。”相反,他提倡与业内人士合作,让船东和管理人员有机会掌控颠覆局势,而非遭到颠覆。

海柯拉同意该观点,她表示创新挑战的规模庞大,这意味着投资者的投资总额以及相应规模的初创公司数量远远不够。“我们早就意识到了,要以必须持续 20 年的技术来支持员工人数为 10 的初创公司,这可谓一场灾难。我们所说的初创公司是指像 IBM 这种未涉足海事行业或无人船舶领域的企业。”

缺乏合作也意味着并未达到航运业采用超越入门级技术所需的标准化水平。她承认即使大型 OEM 参与其中,任务也依然“过于艰巨”,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愿共享数据和信息,而是因为必须分步破解并应对挑战。

现实情况或许是航运业需要完成新一轮裁员和新一轮退休以推动转型。Hui 同意此观点,他指出他的同行和同事都欢迎技术、创新、简化和节约成本,但只有创造更多值得分享的成功故事才会迎来新机遇。

科尔斯刚刚过完了一个隆重的生日,他也认为很多公司的管理层的思维还停留在 20 年前,斯贝特奥倡导将青年人才与经验相结合。

海柯拉则指出只有提高性别多元性才能加强创意思维,但她也指出“伊隆·马斯克 (Elon Musk) 是个中年白人男性”。所以或许航运业到底还是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