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部门:通往数字化之路的亮点

March 6, 2019

“是时候让集装箱航运业加入数字革命了。”就在一年多以前,波士顿咨询集团 (BCG) 曾这样说过。时候的确到了,不如说是早该到了。正如 BCG 接下来所说的,如果毫无作为,“承运人就有可能失去与最具利润客户的直接联系”。

集装箱航运部门听了进去,并且做出了回应。实际上,这也由不得航运公司。无止境地追求规模带来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但是却没能带来可持续的利润,也没能让日程计划变得可靠。麻烦在于,无论取得什么进展,航运公司与客户的关系都在暴躁易怒和极度不快间徘徊。

数字化可能并不是解决此问题的良方,但有证据表明,改进线上工具,改善追踪和预订可视化,提高航运公司对客户需求的认识正是客户所希望的。

货运平台 Freightos 最近开展了一项调查,研究全球前 30 名航空及海运公司的数字化战略。调查采用了 26 种不同参数,报告显示,在每种参数类别下,海运公司的数字化成熟度平均水平都高于航空界的同行。

如 Freightos 在调查结果白皮书中所言,数字化“为承运人打开了一扇门,使他们能够直接强化与最终用户的关系,进一步削减成本(包括燃油、船舶运营和客户服务)以及追求超越传统航运服务的全新收入来源”。

尽管如此,也只有少数几家顶尖承运人在强化商业和运营活动方面运用了数字技术。这些承运人已经开始数字化的活动中包括箱体追踪、空箱重新定位、单据管理、网络设计以及定价等。

直到最近,除了通过电子数据交换(EDI – 穿孔卡片计算机时代开发的系统)和几个无法交互的大型网站之外,承运人数字化基准研究也没什么可供衡量的对象。

之前只是有部分人领跑,但是到了 2015 年,变革的呼声已经日益高涨。承运人利用实时 API 直接与(自身内部以及客户的)数字系统通信,使数字化工作日趋成熟。更好的线上体验让商业客户和潜在客户能够在承运人平台上享受“一站式”以及 B2C 这样的电子商务体验。

最后一个要素最为困难;自上而下关注内外系统、流程以及文化变革的转型。

公司范围内的转型需要系统性的变革计划;对于以依赖于孤立系统和流程的独立办公室为特点的行业而言,这颇具挑战性。如果不团结一致打破信息孤岛,转型就会十分困难。

即便如此,海运公司对转型的投资倾向也强于航空公司。顶级海运公司中有一半设有区别于传统 CIO/CTO 职位的(数字化或创新)转型执行职位,有 40% 公布了数字化战略。马士基早在 2017 年就强调了这一需求。不过这种影响还没有传递到航空部门,调查显示,汉莎航空是唯一一家设有货运转型职位的航空公司。

Freightos 承认,前方的路还很长。尽管海运公司在各类参数下都居于领先,但是从甲板到货仓,技术转型都很缓慢。结果显示,尽管较小的公司往往会在较短时间转型以获取优势,但承运人规模越大,其数字化就可能越成熟。

在数字化实际落地方面,只发现五家承运人具备与客户系统的实时 API 连通性,其中又只有马士基和 MSC 两家海运公司。

特别是 API,更易于实现,并且能够实时传输更加丰富、灵活的数据。API 可以避免因预订、单据传输或货运更新导致的不必要延误。对于仍然大量依赖 EDI(或者更早,依赖人工通信)来交换信息的承运人而言,他们最有价值的客户在可视化、通信、准确性和资源需求方面所得到的待遇是不公正的。

API 也是行业生态的变局者。建成后,它们就能够支持任意数量的供应链平台。以 Google Maps 为例,它是全球各类应用程序普遍采用的地理层。它能够取得这种地位,是因为它将可靠的数据和易用的 API 相结合,方便各大公司直接接入自己的产品。

后端功能并不能获得多少媒体关注,但是可视化程度极高的客户门户网站可以。承运人的客户服务一直也说不上出众,而且直到最近,他们也在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客户,让中间商收拾烂摊子。

像航海时间表这类变化缓慢的数据集要迁移到线上是很容易的。航空时刻表早已上线,便于旅客查询。但其他数据则变得更加困难,内部数据不可用时更是如此。除非预订、分配和定价能够合并以进行实时预订和确认,否则客户就无法享受一站式服务,这也突出了日常消费者体验与当前业务流程之间的差距。

正如 Freightos 所指出的,实时连接必须超越系统的连接,必须包括人与人的连通。以实时聊天的形式提供支持,这往往是数字化货运先驱者们取得成功的关键,也是航运公司在将来需要考虑广泛实施的举措。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亮点。在门到门货运以及 RFQ 表格参数方面,海运公司的得分远高于航空公司。考虑到许多承运人有拓展服务的传统,这可能并不意外。承运人要把直接关系从于己有利的大型货主向中小公司拓展,那么打造低接触数字平台就是解开谜题的钥匙。

另一个鼓舞人心的迹象,是行业最近有意发起加速器或孵化器计划。集装箱这样的综合部门激励着海运公司向新产品和理念的市场推广进行投资。

部分客运航空公司为加速器提供支持,但是海运公司更有可能与公司内部的孵化器/加速器计划绑定。达飞海运集团公司 (CMA CGM) 和马士基表现出色,各自都参与了三个项目。此外,他们也更倾向于投资技术,如 MSC 和达飞海运集团公司 (CMA CGM) 就投资了 Traxens 货运跟踪。

看到一个航运业居于领先 – 而不是滞后于技术趋势的例子是令人鼓舞的,也让人感到很自然,也许因为是集装箱部门指出了方向。因为 BCG 原报告也指出;尽管数字化转型可能会面临巨大的挑战,但开始永远不晚。